聲明

                  法國皮爾?卡丹公司上海代表處是法國皮爾?卡丹公司(GERANT DE LA S.A.R.L. DE GESTION PIERRE CARDIN)派駐中國的唯一代表機構,全面負責公司在華業務。我公司是法國的皮爾?卡丹先生于1950年在法國創立的,他的名字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聲譽,在我國也是婦孺皆知,這個知名度首先因為他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世界級服裝設計大師。他曾三次獲得在法國高檔時裝設計的最高獎項——金頂針獎,至今仍無人超越此成就。他還于1992年入選精英薈萃的法蘭西學院,成為終身院士。即使是在崇尚藝術的時裝之都法國,有史以來能獲此殊榮的服裝設計師也只有他一人!可以說,卡丹先生的藝術成就使他躋身于為數不多的世界級服裝設計大師的行列。他的知名度還歸功于他驕人的商業業績。著名服裝設計師各國都有,但能像皮爾?卡丹先生那樣,集藝術家、品牌所有人和商業帝國的老板等多種身份于一身的人在世界上卻是鳳毛麟角。卡丹先生目前在全球擁有400多個商標代理合同,產品行銷130余個國家和地區。根據美國的一家獨立機構的調查,帶有皮爾?卡丹商標的產品的銷售量曾位居世界首位,后來也一直是名列前茅。卡丹先生在中國的名氣和商業地位是由于他對中國人民表現出的友好,從而贏得了中國政府和人民對他的了解和尊重。卡丹先生最早于中國改革開放之前的1978年中訪問了中國。他當時的目的純粹就是為了了解這個國家,為了促進兩個古老文明之間的交流。他開了中國時裝表演的先河,他最早出資把中國模特介紹給西方世界。他的這些努力有意無意地使得他的名字在中國成了國際時裝的最佳參照物。因此,卡丹先生于1984年開始在中國注冊了“皮爾?卡丹”等商標,并隨后參與開辦了天津津達制衣有限公司,在國內生產和銷售“皮爾?卡丹”牌的西裝。幾十年以來,“皮爾?卡丹”的產品銷售一直穩步增長,目前銷售額達數億元。如果沒有下文提到的侵權假冒產品的話,情況本來會是更好的。

                  我公司被侵權的現狀
                  1. 目前市場上出現的的侵權現象有多種,其一便是“傍名牌”。假冒者采取的通行做法是先在香港注冊一個帶有國際著名品牌名稱的公司,然后利用一個相似標識的國內注冊商標,授權一家其在國內的影子公司達到公開制假售假的目的。目前我們發現市場上出現的“傍名牌”現象主要有以下情況 :意大利皮爾卡丹(香港)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日月春)、意大利皮爾卡丹(香港)國際有限公司(皮爾世家)這兩家公司是目前在中國市場上最為猖獗的傍名牌公司,幾乎在全國各個有皮爾卡丹品牌的城市都能發現這兩家公司以“皮爾卡丹”名義銷售的商品,在許多報紙上能發現這兩家公司的招商廣告,如河南省的《大河報》等;法國皮爾卡丹國際有限公司,浙江省嘉興市工商局已于2002年7月17日對其作出處罰決定,國家工商總局也在報給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國務院總理等領導的第253號“整頓和規范市場經濟秩序工作簡報”中列為浙江工商機關連續查獲三起不正當競爭大案的第一條,但是目前在市場上仍然能發現這家公司的產品,如河南、福州、廣東、云南、黑龍江、甘肅等地,其中據我公司代理商及消費者反映,云南的規模相當大,且投訴查處困難重重;英國倫敦皮爾卡丹服飾,該公司總部設于上海,江蘇的分公司竟然在蘇州旅游重點觀前街上,目前該公司在全國范圍內發布加盟廣告如上海、江蘇、安徽、福建、陜西;美國皮爾卡丹香港國際服飾集團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總代理與制造商都在廣東省,其產品曾在江蘇、河南、甘肅、山東、吉林、湖北、廣西等省發現;另外還有諸如“法國皮爾卡丹香港國際服飾集團有限公司”、“法國皮爾卡丹(香港)服裝公司”、“法國皮爾卡服飾是國際集團有限公司”、“香港皮爾卡丹服飾有限公司”、“意大利皮爾卡丹(香港)卡丹世家服裝有限公司”、“意大利皮爾卡丹(香港)實業公司”等等等等,這些傍名牌企業的公司大陸總代理及生產上基本都在廣東省,且名目層出不窮。據各地工商局反映,這些“傍名牌”產品的銷售規模都相當大,銷售地點已經從批發市場轉向大型商場。據北京市東城區質量技術監督局的同志反映,在北京王府井大街都能發現假冒的皮爾?卡丹。
                  2. 模仿我公司中法文名稱,改動其中某或某些字,誤導消費者的。如“皮爾萊利”(pieer leilg),該公司是廣東一家公司,甚至在《中國服飾報》上發布招商廣告;“皮爾卡丹?杰尼”、“皮爾卡丹?杰頌”這兩家公司大陸的總代理都在上海,其中“皮爾卡丹?杰頌”的相關產品甚至能在南京路某些大型商場重點區域發現。
                  3. 鉆法律的空子,在大陸某些省份用“皮爾?卡丹”的名義注冊公司,從而混淆消費者視聽。如“皮爾卡丹服飾(惠州)有限公司,目前該公司的侵權規模相當大,已發現該公司產品的地區有江西省、江蘇省、四川省、湖北省、山東省、福建省、廣東省、浙江省、安徽省、黑龍江省、甘肅省、青海、寧夏、河南省、新疆、貴州等等,其造假售假行為及其猖獗,嚴重影響了我公司經銷商的經營活動,他們還在全國各地登報招商如《大河報》、《中國服飾報》等等;“海口皮爾卡丹股市有限公司”,該公司的招商廣告也能在某些報紙上發現如《大河報》,其產品與惠州那家公司的一樣,銷售范圍極廣;“汕頭市潮陽區皮爾卡丹服飾有限公司”,我公司經銷商在河北、山東、河南、廣東、江蘇、福建、湖北等地均發現該公司產品;“紫金縣聯邦?皮爾卡丹服飾有限公司”,目前該公司在佛山等地的銷售規模極大。
                  所幸的是我國的執法部門和新聞媒體體已經對這些情況加以重視,正在全國范圍內逐步解決。香港高等法院對所謂“意大利皮爾?卡丹(香港)國際有限公司”、“意大利皮爾卡丹(香港)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一案的判決表明香港政府保護知識產權的原則立場。該判決認為被告使用“皮爾?卡丹” 字樣屬于侵權,命令被告立刻更名,銷毀一切帶有“皮爾?卡丹”字樣的產品等,還要賠償損失,2002年11月22日家公司在香港公司注冊處已依法解體。特別讓我們高興的是目前國家工商總局對“傍名牌”現象已經有了明確的原則性表態,國家工商總局在“工商企字(2001)第257號”文件中,對“萬利達”商標的處理決定也有參考意義。2004年1月15日,我公司在《中國工商報》上通過刊登“律師聲明”的方式,闡明了我公司對于各種侵權行為的態度,也引起了各地工商部門的高度重視,連續發函并在各轄區內針對皮爾卡丹品牌,加大了打擊假冒行為的力度。
                  事實上,對于此類“傍名牌”方式進行的假冒還是很好識別的,我公司在中國有四個注冊商標,分別是:pierre cardin, 皮爾?卡丹, ,和 。假冒者無法直接使用上述標識,只好通過其他方法達到誤導消費者的目的:或者在香港注冊帶有皮爾?卡丹字樣的公司名稱,或者在商品上使用近似于我公司商標的注冊商標,或者在商店明顯標稱所售商品是“皮爾?卡丹”品牌,售貨員也向顧客介紹這就是皮爾?卡丹的產品,從而達到售假的目的。我公司是中國“皮爾?卡丹”商標的持有人,假冒我公司商標更是直接的侵權行為。

                  侵權假冒對我公司造成的損害
                  這種損害是怎么形容都不過分的。以所謂“法國皮爾?卡丹國際有限公司”為例,其生產基地就設在浙江桐鄉屠甸,大量生產仿冒我公司品牌的產品,例如T恤衫、羊毛衫等。據說其中羊毛衫的年產量就達每年20至50萬件。在全國的二級和三級城市,造假者尤其猖獗,他們的店面比真品還多,銷售量比真品還大。這不光是非法搶占了大量的市場,特別是他們低劣的質量更對我們的品牌聲譽產生了不可彌補的損害。

                  打擊侵權的意義
                  假冒侵權行為的猖獗有百害而無一利,首先最直接的受害人是合法的品牌持有人。創一個品牌需要多年的努力,皮爾?卡丹到今天的成績就用了五十多年的時間。而毀掉它卻是幾年甚至幾個月的時間就夠了。
                  其次是國家的形象受損害。根據調查,目前影響國外投資者進入中國市場的最大問題就是我國對知識產權保護不利。在中國加入WTO的大環境下,打擊假冒確是工商執法部門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們也非常欣慰地了解到國家工商部門正在加強這方面的工作。
                  第三是對中國企業的發展不利。目前中國的初級、中級工業品的生產能力可以說進入世界一流水平,但在國際市場上卻幾乎沒有自己的品牌。在多種原因當中,假冒扼制了中國自己品牌的成長則是不爭的事實。
                  最后的受害者是廣大消費者。發達國家把保護消費者作為管理經濟生活的最主要原則,我國也正朝這個方向努力。
                  有鑒于此,為捍衛法律的尊嚴,給假冒者以嚴厲的打擊,維護我公司和廣大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法國皮爾?卡丹公司上海代表處將對侵權案件進行嚴厲的打擊,希望廣大消費者予以積極的配合!

                  法國皮爾?卡丹公司上海代表處

                  欧美亚洲色帝国_开心播播网_2017久草天天啪夜夜射